161 细品珍珠港⑤:珍珠港上空的白头鹰

OB电竞·(中国)app下载/ios/安卓/手机版(OB SPORTS)

全文共5543字,配图27幅,阅读需要16分钟,2019年3月27日首发。2021年12月8日重发时略有删改。

7时53分,日军的空中总指挥渊田美津雄中佐拍发了那封著名的电报“脱啦!脱啦!脱啦!”(“脱啦”的日文意思为“虎”),通告日军大本营奇袭已成功。

7时54分,就在渊田发出电报后一分钟,第一攻击波的零战制空队发现了一架孤零零的黄色小飞机,队长板谷茂( Shigeru Itaya )少佐示意他的两架僚机平野崟( Takeshi Hirano )一飞曹和岩间品次( Shinaji Iwama )一飞曹过去检查,这架小飞机的飞行员是正在进行单飞考试的马库斯·F·波斯顿,今天是他即将取得飞行执照的关键日子。

两架零战没有因为这是教练机而手软,他们上下翻飞,把波斯顿的小飞机打成筛子一般,机身碎片四处飞散,飞机冒着火焰开始坠落。波斯顿挣扎着爬出机舱成功跳伞,这也是他生平的第一次跳伞,对他来说,这一天实在是非常不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在两部反映珍珠港事变的电影《虎虎虎》和《珍珠港》里都有反应这架被袭击的小飞机,但没有拍摄日本人击落该机的镜头,或许击落民用教练机始终并非什么光彩的事情,导演们也就顺水推舟送了个人情给他现在的宠物。实际上,珍珠港被偷袭的那一刻一共有9架民用飞机在瓦胡岛上空飞行,其中有3架被日本人打下(日本人上报的战果中就包括在空袭刚开始时击落的4架“敌机”)!

又是1分钟后的7时55分,瑞鹤和翔鹤舰爆分队的51架九九舰爆分别向惠勒机场(这名字不吉利)和希卡姆机场投下炸弹,由于一航战和二航战的成军时间长,飞行员技术熟练,因此担当主攻舰艇的最重要的任务,轰炸机场的低难度任务被分配给了五航战。驻扎在惠勒机场的第14战斗机联队的58架战斗机中被击伤37架,驻扎在希卡姆机场的第18轰炸机联队被毁39架,仅19架幸免。

8点整,渊田美津雄的水平轰炸机队从3000米高空投掷800公斤穿甲弹,详见本专栏第二节。短短7分钟之内,偷袭珍珠港的战斗全面打响。

袭击珍珠港的鱼雷机队分成两队,一航战的24架鱼雷机攻击福特岛东侧的战列舰,二航战的16架鱼雷负责福特岛西侧的航空母舰,他们失望地发现在预定停泊航空母舰的泊位上没有发现美军的航母。

“企业”号编队完成了向威克岛输送增援的陆战队第211中队的“野猫”式战斗机,正在返航珍珠港的途中。 此刻, “企业”号编队正在瓦胡岛以西200海里的海面上,由于延误了一天回到港内而错过了周末,一些水兵还略有怨言。

早晨6时18分,企业号上VS-6(侦察轰炸中队)的18架SBD陆续起飞,他们分成两个9机编队先行飞返珍珠港,目标是西南角的埃瓦海军航空站。在飞行的过程中,他们通过瓦胡岛的电台进行了侦察和导航训练。

8点15分到8点30分之间,就在他们接近瓦胡岛时,遭遇了日军第一攻击波的几架零战的袭击,他们勇敢地跟零战厮杀在了一起。在埃瓦海滩,海军陆战队克劳德·拉金中校目睹了约翰·沃格伦少尉驾驶的SBD与几架零战缠斗的全过程,他们从4000英尺一直打到低空。沃格伦的SBD在一次急转弯中险些就撞上一架零战,但此时他的飞机已被多次命中,最终被苍龙号舰战队铃木新一三飞曹( Shinichi Suzuki )击落(铃木此战上报的战果是击落2架),沃格伦少尉和他的后座无线电员西德尼·皮尔斯一起跳了伞,因为高度过低,两人的伞包都未能打开,英勇殉职!

另外一个双机编队由克拉伦斯·迪克森中尉和约翰·麦卡锡少尉分别驾驶,他们在4000英尺高度接近瓦胡岛西南的巴伯斯角时,发现两架零战正在迎面扑来。麦卡锡少尉降低高度并飞到长机迪克森的下方,以便让后座机枪手获得更好的射击角度。零战用猛烈的火力很快打得他的飞机冒出浓烟,麦卡锡少尉跳伞成功但一条腿受伤残废,他的后座无线电员兼机枪手没能逃出,与飞机一共坠地阵亡。

4架零战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围拢过来,迪克森中尉现在只能孤军奋战,他使用机首的12.7毫米机枪射击从后方飞越本机的零战,后座无线毫米机枪射伤了一架零战,但是他自己也被零战射出的子弹击中,当场阵亡!

值得一提的是,企业号和列克星敦号是第一批装备SBD的母舰,全部为SBD-2型,最大的特点是为了增加航程减少燃油消耗,机首原先的两挺12.7毫米机枪被拆除了一挺,机尾也只有一挺7.7毫米自卫机枪(直到下个版本的SBD-3才增加到两挺并列的后射自卫机枪),因此这个版本的SBD-2型自卫火力是最弱的。

此时迪克森中尉的座机已经很难操作,左油箱也燃起大火,他在1000英尺高度跳了伞,安全降落在埃瓦海滩的一处土堤上。随后他走到附近的公路上拦下一辆小轿车,请求车主一对中年夫妇将他带回了珍珠港。

沃尔特·威利斯少尉的座机在巴伯斯角上空被零式战斗机击落,他与后座无线电操作员就此失踪。爱德华·德康少尉在韦弗尔堡上空被友军的防空炮火击中,德康少尉成功操纵飞机在水面迫降,两名机组乘员最终安全脱险。

曼努埃尔·冈萨雷斯的座机在被零战不停射击时,他在无线电中发出恐怖的惨叫声:“停火!这是美军飞机!”在战争和死亡降临的那一刻,不幸的飞行员无力摆脱自己不幸的命运,他的座机坠入了大海,冈萨雷斯和他的无线电员从此失踪。

企业号是唯一在珍珠港事件中参与进来的美国航空母舰,也是唯一遭受了损失的航空母舰!VS-6的18架俯冲轰炸机中被日本人击落6架,9名空勤人员阵亡,仅克拉伦斯·迪克森中尉和爱德华·德康少尉的机组逃生。

几乎与此同时,在东面的海面上,从西海岸的旧金山哈密尔顿空军基地起飞的12架B-17“空中堡垒”也象赶集一样刚好飞抵瓦胡岛,他们分别属于美陆航第11轰炸机联队的第38侦察机中队(4架B-17C)和第88侦察机中队(8架B-17E),带队指挥官是杜鲁门·兰登少校。按计划他们将飞赴菲律宾克拉克机场加入驻亚洲的部队,瓦胡岛是他们这次长途飞行的中转站。

在B-17起飞前,陆航总司令亨利·阿诺德上将曾提醒该部“可能会在前往菲律宾的路上遇上战争,最好提前做好准备!”但这批美机没有考虑到在飞抵珍珠港的这段也会出事,他们的自卫机枪都涂好了防腐油整齐地打包进了货箱,在长途飞行中也没有按照战时要求组成密集编队以便相互掩护(枪都没有还掩护个啥?),而是以松散的编队各自独立飞往瓦胡岛。

早上8点30分,兰登少校的B-17E正从北方接近瓦胡岛时,发现一小队飞机正在朝自己飞来。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为这批B-17也凑巧在这个时间飞抵珍珠港,导致了瓦胡岛雷达站报告发现日本机群的信息被误判,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说明了美军在雷达发明和使用初期的不严谨(毕竟是英国货,美军还没有经历过残酷战争的洗礼)。

兰登一开始以为是瓦胡岛的美军飞机,但是这些白色的小飞机转了一个大弯,死死咬在了B-17轰炸机的后方并猛烈开火射击。一名机组人员惊慌地叫出来:“该死的,那是日本人的飞机!”

兰登少校操纵着他的B-17藏进云层中,幸运地躲过了日机的追杀。当他飞抵希卡姆基地上空准备进入降落航线时,听到塔台管制员在无线架日本飞机!”冒着弹雨,兰登少校最终还是成功着陆。

卡尔·巴塞尔梅斯中尉驾驶着另外一架B-17E轰炸机也歪歪斜斜地降落在已是浓烟滚滚的希卡姆机场的跑道上,直到安全脱险,这位飞行员依然以为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超级真实的演习!

雷蒙德·斯温森上尉驾驶的B-17C(机身序列号40-2074,隶属第11轰炸机联队第38侦察中队)在希卡姆机场跑道的第一次进场过程并不顺利,当他驾机掉转过来并准备再次进场时,赤城号飞行队队长——也是第一攻击波舰战队队长板谷茂少佐盯上了他,板谷射中了斯温森的飞机,引燃了无线电室内的镁制信号弹,整架空中堡垒瞬间都被火焰吞噬。

这架飞机重重地砸向跑道并断成了两截,机组乘员从断裂处跳下飞机,试图奔跑到两旁的田野里躲避,零战不依不饶地追杀过来,子弹击中了搭乘该机的外科医生威廉·希克中尉,他第二天不治身亡。在板谷茂的战后报告中,他认为自己“击落了一架运输机”!

目睹了斯温森飞机的遭遇,罗伯特·理查兹中尉驾驶他的B-17C(机身序列号40-2049)果断放弃了希卡姆机场,驾驶飞机向东飞去。零战不断射中这架肥大的重型轰炸机,三名机组人员重伤,副翼也严重受损,理查兹中尉总算飞到了瓦胡岛东南部的贝洛斯战斗机机场,这里的跑道很短不适合轰炸机降落,而且理查兹的B-17C起落架接地时已经到了跑道的中段,他意识到不可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上停下,干脆收起了起落架,用机身贴地摩擦的方式降低速度。最终这架B-17还是冲出了跑道,在附近的甘蔗地里停了下来,赶到现场的救援人员最后在机身上数出超过200个弹孔。

弗兰克·博斯托罗姆中尉也发现了预定降落的希卡姆机场的危险性,他驾机一直向西飞往巴尔伯斯角寻找着陆场。不幸的是这里的埃瓦海军航空站也被零战不停地扫射,最后他发现了一大片空地——卡胡库高尔夫球场。博斯托罗姆中尉当即驾机降落下去,今天这个高尔夫球场仍因这件事而美名远扬。

几乎是在第一攻击波袭击珍珠港的同时,全部的12架B-17轰炸机都在瓦胡岛上的各处机场或高尔夫球场成功着陆,10架飞机幸存下来,只有理查兹中尉和斯温森上尉的2架因为严重损毁而未能修复。

从第一波进攻开始,战舰和地面的美军便也进行了英勇的反击。日军鱼雷机开始进攻时,“西弗吉尼亚”号上的厨师多里斯·米勒( Doris.Miller )正在煮咖啡,猛烈的爆炸将其震得摔倒在地,他爬起来后立即冲上甲班,冒着日机的扫射转移受伤的战友,为炮手运送炮弹。

在防空射手的大量伤亡后,米勒违反了美军当时禁止黑人直接参加战斗的军规,在没有接受过正规武器训练的情况下,使用12.7mm高射机枪向日军飞机进行猛烈射击,他至少击落了一架日本飞机(可能是第一攻击波的加贺号所属的一架九七舰攻)。

珍珠港战斗结束后数日,一家非裔美国通讯社发了一篇通讯报道这名黑人士兵的英勇事迹,并呼吁海军承认和表彰他的战功,在全美同仇敌忾迎战法西斯的大环境下,这种呼声得到了广泛的共鸣。1942年4月7日,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 Frank Knox )签署一份命令,允许非裔美国人和白人士兵同样参加一线战斗。

1942年5月27日,海军上将切斯特·尼米兹在企业号航空母舰的甲板上,亲自授予多里斯·米勒一枚“海军十字勋章”,这是在美国海军中排名第三的勋章,仅次于荣誉勋章和海军杰出服务勋章,1942年8月7日后更是上调到第二位,且必须在战斗中因为战斗行为而获颁。另外,这也是海军十字勋章首次被授予非洲裔美国人!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