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深夜站街性感上身男子看到后居然将其割胸剖腹!

OB电竞·(中国)app下载/ios/安卓/手机版(OB SPORTS)

在人们印象中的他身材修长,喜欢穿一身黑色的风衣,头戴一顶黑色小帽,看起来是个十足的绅士,且浑身透露着神秘感。

他对尸体和解剖极为感兴趣,对伦敦的大街小巷也十分的熟悉。他善于伪装、神出鬼没,你也许猜到他是谁了。没错,他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哈哈,开个玩笑。

他在 1888 年 8 月 7 日到 11 月 9 日间残忍杀害了至少五名,还用刀打开了她们的胸膛,挑出她们的器官,甚至烹而食之。

最可气的是,随着时间日渐久远,研究者渐增,被大家认定的嫌疑犯越来越多,即使到了科技如此发达的现在,人们依旧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这个臭名昭著杀人犯从一个简单的连环杀手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犯罪大师,甚至有大量根据此案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漫画,还有最近兴起的剧本杀也有他的身影。

他至少是几十部电影的主角,上百本书籍的主人公,还有很多著名的侦探、警察、犯罪专家对他进行深入的讨论和剖析。这导致这个案子历经一个世纪还依旧没有被人们所遗忘。

作为首都的伦敦是人们争相前来的首选之地,但潜伏在伦敦浓浓雾影之下的,却是一片令人唏嘘的景象。

高贵和优雅是富人的专利,穷苦人和移民只能拥挤在贫民区,那里充斥着暴力、血腥、偷盗、甚至是凶杀。

而被贫苦、肮脏、疾病所包围的伦敦东区白教堂一带,是伦敦地区最贫困的地方。而这里也因为贫穷,成为贫穷与犯罪的温床,街头上流落着无家可归的流氓与拉客的娼妓。

1888 年 8 月 7 日,一具女尸被发现陈尸东区的白教堂附近,死者是中年玛莎·塔布连(Martha Tabram)。

她身中三十九刀,有 38 处伤口都是用同一把袖珍刀具所刺。其中九刀划过咽喉,左肺被刺穿五处,右肺两处。

但是导致她死亡却是被一把带刃长刀,一刀穿透胸部导致内脏破裂、失血过多而死。更令大家感到可怕的是她的腹部被残忍剖开,血淋淋的内脏一览无余。

难以置信,这个普普通通的,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引来如此的杀身之祸。但是风声很快就过去了,这里的人们自己都生活的极其贫苦,根本无暇顾及别人的死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同年 8 月 31 日凌晨三点四十五分,另一位玛莉·安·尼古拉斯(Mary Ann Nichols)被发现死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货区(Bucks Row)里。

两位早起跑活儿的马车夫走到接近白教堂的小巷里时,发现前方的马路上模模糊糊有东西挡住了去路。早晨的雾气正浓,他们打着煤油灯凑近一看,居然是个女人,横躺在大街上,表情狰狞。

还以为是哪家女人喝多了,其中一位马夫上前准备叫她起开,别挡了自己发财的道。这么靠近一瞧可差点没吓死他,这个女人喉咙上一道血呼呼的大口子,肚子上也是血肉模糊的刀口,血淋淋的肠子肚子都露了出来。

几分钟后,警察迅速来到了案发现场。但是现场除了尸体并没有什么有效的证物和痕迹,而且当时的技术能力远远不如现在,能获取到的线索是少之又少。

警察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尸体:受害人平躺在地上,脸部被殴打成致淤青,部分门齿脱落,颈部被割了两刀,此处便为致命伤。裙子被掀至腰部,腹部有一条长而深的倒「V」型伤口。

经过长时间的走访,一位救济院的工作人员认出了 42 岁的玛丽·安·尼克尔斯(Mark Ann Nichols)。她的父亲是一位锁匠,家庭也并不富裕,十年前她嫁给了印刷工人威廉·尼克尔斯,他们有五个孩子。

但是因为玛丽嗜酒成性,一个女人每天不照顾家里不说,还到外面厮混,每天喝个大醉才回家,最后导致婚姻破裂,玛丽因为无力养活自己,最终沦为。

虽然这里是著名的移民集散地,远从俄罗斯和东欧来的数万移民定居在此,鱼龙混杂、罪恶盛行,但也从未发生过如此残暴的凶杀案。警方十分头痛地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件」,毕竟开膛手杰克是 20 世纪以后连环杀手的开端。

因为这两个案子都发生在白教堂区,死者都是,凶手的作案手法相似,所以媒体把两个案子合称为「白教堂连续凶杀案」(the Whitechapel murders),并且对凶手残暴的作案手法大肆报道。

在舆论的压力下,警察局倍感大力山大,可是案件却依旧没有一丝进展。反而是当地的居民被吓的够呛,晚上早早便锁上家门不再出去,白天也不敢离案发现场太近,路过都要绕着走,到处都是人心惶惶。

警局派出很多便衣到处巡逻以确保安全,也想借机破案。但是仅仅 8 天后,也就是 9 月 8 日凌晨,家住汉伯来街 29 号楼的车夫约翰·戴维斯正准备出工。

在他廉家出租公寓后院的篱笆里,与 47 岁的安妮·奇普曼(Annie Chapman)邂逅,不过这并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因为此时的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次凶手更加的残忍,她仰躺在地上,喉咙被割开,裙子被被掀到腹部,双腿膝盖外翻,并惨遭同样的倒「V」形开膛,肠子被甩到她的右肩上,部分子宫和腹部的肉被凶手割走。

这是一个身世悲惨的女人,28 岁的她嫁给了又老又丑的马车夫约翰·奇普曼(John Chapman),两人婚后育有三个孩子。

不幸的是其中两个孩子因为脑膜炎夭折,还有一个是先天残疾。夫妻两人都酗酒,这可能就是导致孩子们身患疾病的原因。

但至少在丈夫去世前,安妮还是个有人爱护的正经人家的女子,但约翰死后安妮开始沉沦,最后堕落成为了站街女。

安妮的死加速了这个案件的发酵,媒体和民众大肆斥责警方的无能,而这个时候,一封寄到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 Agency)的信件引起了轩然。

这封以「亲爱的老板」(Dear Boss)开头,署名为「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的信由红墨水书写,还印有指纹。信中以毫无人性的口吻和态度,表明写信者就是是杀死的凶手,并声称还会继续杀害更多。

信中这样写道「亲爱的老板:我不断地听到警察已将我逮捕的消息,可惜她们还没有做到。当听到他们自作聪明地说案件的调查已进入正轨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大笑特笑。尤其是那个关于皮围裙的笑话真是让我开心。

我恨,我不会停止剖开她们的胸膛,除非你们能捉到我。上次干的不赖吧!我根本没给那女人喊叫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捉到我呢。我爱我的工作,并想持续下去。你将很快听到的有趣的小把戏。

我上回留了一姜汁啤酒瓶的红颜料,可惜它很快就粘的象胶水一样没法用了,用红墨水也可以满足我的愿望了。哈,哈。下次我会用剪刀,把那女人的耳朵割下来送给警察,是不是很好玩儿。留着这封信,等我再完成一点儿工作再亮出来。

这封信的口气令在场的人无不感觉到愤怒,他把杀人称为工作(my work),并且以一种挑衅的方式告知公众,我还会继续杀人,并且下一次我要把她的耳朵割下来,作为礼物送给警察,以此来赞美他们的无能。

他口中留下的姜汁啤酒瓶的红颜料,可能就是上一位被害者的血液,他本想用它写这封信,可惜没办法用了。

他以杀人,并施展自己的小把戏为乐趣。而且从文字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对刻在骨子里的仇恨,所以他每次都对痛下狠手。

这一封信引起众人的轩然,「开膛手杰克」成为了街头巷尾热议的重点,没人知道这封信是否真的为杀人者所写,还是媒体为了吸引观众而做的噱头。

这封信在警局并未能引起关注,因为从第一案开始就有大量的信件寄到邮局和警局。警方只是被破案的进展和媒体舆论导向弄的焦头烂额,但是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

1888 年 9 月 30 日,据中央新闻社收到这封杀人预告后仅 3 天的时间,又有两起凶杀案在伦敦街头上演。

9 月 30 日凌晨一点,一名工作归来的马车夫在自家附近发现伊丽莎白·史泰德(Elizabeth Stride)的尸体。但是这一次的现场与前两次不同,这位 44 岁的瑞典裔仅仅被割喉,并未遭到前三个被害者那种惨无人道的剖腹。

就在警方封锁现场,开始进行,凌晨一点四十五分左右,时年 46 岁的凯萨琳·艾道斯(Catherine Eddowes)被发现横尸在距离案发地点 1.6 公里外的主教广场(Mitre Square)上。

这一次的杀人手法和前几起案件相似,死者被割喉、失血过多而死,尸体呈仰躺状态,衣服被掀到腰部;脸颊上有三角截面的刀口,面部损毁严重;她惨遭剖腹,同样是那个倒「V」形伤口,肠子被甩到右胸外,她还被夺去部分子宫和肾脏,鼻子和耳朵也被割走了。

由于巡逻的警员声称一点半时这里并无异样,所以警方推测死者是在一点半至一点四十五分之间被杀害的。

凌晨三点的时候,一位在周边搜寻的警察在高斯顿街(Goulston Street)附近发现了一件沾满血的衣物,经过鉴定是死者凯萨琳的。而在发现衣物附近高墙上,警方发现疑似凶手用粉笔写下的一行文字:The Jews are the men that will not be blamed for nothing(犹太人不是甘于被无故责难的民族)。

对于第一个案子,因为并没有剖腹而被大家一再怀疑是否为杰克所做,但是警方在调查中了解到,伊丽莎白去世前,有两名目击者看到了她被袭击的过程,所以导致杰克没有来得及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就草草离去。

正因为他没有剖腹,他的变态心理和性快感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他又杀了当晚的第二名受害者,并对她的尸体进行了残忍的二次伤害。

在同一个晚上连续发生的两起凶杀案,这一夜被大家称之为「开膛手杰克的双尸夜」,案件彻底轰动全国,甚至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更令人感到气愤的是,1888 年 10 月 6 日,中央新闻社又收到了一封明信片,同样是用红墨水写的,信件内容和第一封信件大致相同,他说打算再干两件事让大家瞧瞧,并且要把下一个受害者的耳朵割下来,这封信的落款依然和上次一样——开膛手杰克。

他们还雇佣了英国顶级的侦探,甚至连我们最为熟知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柯南·道尔都应邀参与了其中。但令人感到失望的是,开膛手杰克连个尾巴都没有露出来。

一时间,女性朋友们都是危机四伏,特别是们都不敢出去工作了,但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东区每晚都会有数万在外奔走。即使伦敦警察局在 1829 年就建立了全市巡逻网,面对人数如此巨大的群体也无济于事。

为了防止更多的遭到迫害,居民自发组成了白教堂警戒委员会(Whitechapel Vigilance Committee),协助警方维护地方治安。

警民联手一起维护治安,按说应该是有一定震慑力的。毕竟有那么多人参与进来,杰克很难继续再下手,但是情况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顺利。

1888 年 10 月 16 日,白教堂警戒委员会负责人乔治·卢斯科(George Lusk)收到了一封可怕的来信。除此之外,来信者还附上了一个小包裹。负责人颤颤巍巍地打开小包裹一看,吓得「妈呀」一声便把包裹打翻在地,然后半个黑红色已经失去光泽的肾脏掉落了出来。

这次的信与前几次并不相同,是用黑墨水所写,而且笔迹与前几封完全不同,也没有任何署名。他的开头写着「来自地狱」(From Hell),并说这颗肾脏取自「某个女人」(一般认为就是凯萨琳·艾道斯)身上。

「特意给你留了一半,至于另一半么,呵呵,被我煎熟吃了,那滋味,真是美味。真该把那把带血的刀子也寄给你。有本事就来抓我吧!」

杀手如此公然的叫嚣是对当时伦敦警察能力的讽刺,可惜他们没办法证明自己,案件的进展一直止步不前。

1888 年 11 月 9 日,米勒宅 13 号的房主托马斯·李(Thomas Lee)满心欢喜地来到租客玛丽·凯莉(Mary Kelly)房子收取房租,可是任凭她怎么敲门都无人回应。

按理来说她白天都会在家的,好不容易大老远的跑过来一次,难道要无功而返么?不死心的老妇人扒着窗子向屋内开始张望,可这一看,真是让她仿佛来到了地狱一般。

24 岁的年轻小姑娘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身上血肉模糊,脸上被砍的已经不成人形,耳朵和鼻子全都残缺不全。脖子上是血呼呼的一道勒痕,胸部和腹部全部被剖开,也被割掉,此时的她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人了。

我们可以发现,这是唯一一个死在家中的受害者。早期的受害者均是死于街上,割破喉咙而死,肢解也显得很仓促。

但是随着犯罪次数的增多,他开始不断的成长起来,这也符合连环杀人案凶手的成长过程。他的精神诉求也会更加清晰的在尸体和犯罪现场体现出来。

尸体躺在床中央,重心偏向床的左侧。左臂放置于腹部。双腿打开。腹部和大腿的皮肤被剥离,内脏也已消失。双乳被切除,分别被放置在头下和脚边。内脏被散落在各处。并未找到心脏。

这是白教堂连环杀人案中最残忍的一个案件了,杀手几乎把受害者的内脏全部拆解,他在用力地宣泄着对的仇恨。

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的受害者是一名非常年轻貌美的女孩,因为长相出众,所以有很多有钱人花钱买她的时间和陪伴,她不用像之前几位受害者那样去外面站街。

不难想到,杀手应该是接触过受害者一段时间,才能成功的进入受害者的家中,从房间的状态来看,他很有可能是诱骗受害者回到家中实施杀害。

除此之外,在现场发现的一个耳朵令在场的警察们惊讶不已,因为这个被摆在桌子上的耳朵,上面的挂饰和伊丽莎白案中,受害者左耳的是一样的。所以警方确定,这就是伊丽莎白被割去的右耳。

不仅如此,还记得署名为开膛手杰克的那封信么,他在信中说道,下次会用剪刀把女人的耳朵割下来送给警察。开膛手杰克一次又一次挑衅警察,但嘲讽的是,面对这个罪大恶极的人,警察们竟然无能为力。

据史料记载,这起案件中有多名目击者,普遍的说法是年纪三十开外、结实、相貌端庄、留须戴帽,但是因为距离太远,证人的叙述又太模糊,很难在茫茫人海里锁定杰克的踪迹。

按照现有这样的状态发展下去,警方不仅脸面无存,更会有源源不断的受害者出现,这对社会的治安和民众对警方的信任造成严重的问题。

但大家的担心并没有成真,不知道为什么,这起案件发生之后,开膛手杰克再也没作过案,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消失不见了。

最后一个案件发生的第二年,警方的调查随着杰克的消失和进展的有限性慢慢停止了下来,案件被封存进了档案馆,这个案子也成为了悬案,但是杰克的热度却没有因为他消失而减退。

在这一个世纪里,经常有各种专家去分析此案的情况和疑似的犯罪嫌疑人,还有很多改编的电影、电视剧,包括我们熟知的《名侦探柯南》中,都有柯南与杰克相遇的桥段。

开膛手杰克是一个只在特点区域作案的杀手,案发现场无一例外都在白教堂的附近。他被称为「连环杀手之父」,他的身上兼备了很多连环杀人案凶手的普遍特点,很有研究价值,所以很多专家和学者,包括很多推理爱好者,都在通过各种方法来试图还原杰克的身份和样貌。

为揭开这一旷世悬案,英国第 5 频道电视台播出过一档名叫《开膛手杰克:第一连环杀手》的节目。

节目中,来自苏格兰场(New Scotland Yard),也就是伦敦警察厅的暴力犯罪指挥部的刑侦专家劳拉·理查德女士,根据历史文献记载的 13 名目击证人提供的凶手特征,利用现代刑侦技术,首度制作出一张「开膛手杰克」的模拟画像,为我们还原了这名「世纪恶棍」的容貌。

据劳拉分析,「开膛手杰克」的年龄应在 25 岁至 35 岁之间,身高应在 1.65 米至 1.70 米之间,体格健壮。

对于他的性别也是众说纷纭,虽然从目击者所描述的来看,他更偏向是男性特征,但也不能排除男扮女装的可能。我们熟知的著名侦探推理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就保持这种观点。

首先,将受害人裙子掀至腰部就有很明显性意味在里面。连环杀手对受害者的性侵犯通常表现出一种或两种特征。

第一种是初级机制,那就是直接或,当场体验性高潮。而第二种便是性高潮的替代物,也就是说他会从受害者身上拿走点东西,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实现性满足。

受害者腹部被割出的倒「V」它代表了失败、侮辱和轻视,性器官被割下摆放在其他位置,受害者两腿被分开,也体现出他对这个职业的蔑视。

有一部分学者认为,连环杀手的根源在于性别认同,常在童年形成。也就是一个男孩是否能够在母亲那里被认同自己是一名男性。

通过杰克对的痛恨和对尸体的带有性意味的侵犯,我们可以猜测一下,他会不会有一个的母亲,并且常年缺乏母爱,得不到母亲关怀的孩子。而青山刚昌的《名侦探柯南》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中便是这样设定的。

他是一名律师,也是有名的运动家和业余板球员。他的心理素质极好,并且对解剖学也有所了解。他嫌疑很大的原因就是,在这 6 起案件之后离奇失踪。

1888 年 12 月 31 日他的遗体在泰晤士河被发现,警方推测他是自杀身亡。最重要的是,在他死后杰克也销声匿迹了。

他童年时期曾经遭受过隔壁邻居的性侵害,从此开始性格暴虐。他是被母亲带大的,两个姐姐也对他很好,按理说不应该仇视女性。1919 年,患有精神疾病的他死于精神病院中。

一名专门研究开膛手杰克的业余侦探,在一次拍卖会上买到一条带血的披肩,据称是凯瑟琳·埃多斯凶杀案现场物品。

他找来了知名的法医用「真空吸取」的方式采集了披肩上的痕迹的 DNA。发现与亚伦·柯明斯基妹妹的后人 DNA 相吻合,由此推断柯明斯基就是开膛手杰克。

然而不久,就有专家指出,研究中出现了一个致命的低级错误:一个关键数据「315.1C」被错写成「314.1C」。90% 的欧洲人都可能是这个 DNA 的拥有者,所以结论不成立。

而且这条宣称来自凶案现场的带血的披肩,本应该封存在警察局的档案馆里,怎么会流落到拍卖会上,这本身就很值得推敲。

他是维多利亚时代英国最杰出医生之一,和英国王室来往密切。这样一位上流社会的人士为何会被怀疑成常驻贫民区,专杀的开膛手杰克呢?

因为另一个人,他就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艾尔伯特王子。(Prince Albert Victor,1864-1892 年)

维多利亚女王评价他为人孤僻、敏感、神经质,传说艾尔伯特王子生活放荡,经常出没在伦敦东区,在白教堂地区和鬼混,感染了梅毒,他对深恶痛绝。

为了掩盖皇室这一丑闻,英国王室指派古尔爵士暗中杀掉了知情的。警察之所以久久不能破案,也是因为不能破案。而且他在 1889 年遭到了软禁,具体原因不详。

1892 年皇室宣布他因为风寒去世了,大家普遍猜测他死于梅毒,而且他死亡之后开膛手杰克也就消失了。

1894 年,维斯盖尔爵士曾经在无意间透露出他死亡的真相「不想让英国落到一个杀人犯和精神病手里,所以就把他处理了」。

但是这明显经不起推敲,堂堂的王室成员怎么会跑到贫困区找大龄,随便花钱点,大把有姿色、有魅力的美女都会投怀送抱。

他是一名医生,但是工作之外他在黑诊所里偷偷帮别人打胎,所以对人体极为了解。1881 年因为他多个病人中毒,被要求为此事负责。

随后他被关进了伊利诺州州立监狱,1891 年 7 月 31 日因表现良好被释放,可没过多久又被指控谋杀而被处以绞刑。他死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是杰克….。」(I am Jack…)

这么多年来,近 200 多个来自各行各业的人都被认为有嫌疑,但是真凶一直没有浮出水面。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的下场都不怎么好。

每一个生灵都值得被守护,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当一个人产生邪念开始大肆杀害生灵的时候,他脑内的结构都会随之发生改变,他会变得更加嗜血,和魔鬼无异,他会被自己病变的精神反复折磨,给他自己带来的只能是毁灭。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