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城乡人耿古澄在西安易俗社的两次抗战壮行

OB电竞·(中国)app下载/ios/安卓/手机版(OB SPORTS)

癸卯年中秋国庆双节相连,淫雨霏霏,气温骤降。西安易俗文化街区广场冒雨观看易俗社惠民演出的观众却热情不减。10月4日,笔者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奔北面和仿古露天戏台紧邻的“易俗社百年博物馆”,天虽冷来这里参观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这座拥有4500多平方米的建筑,独辟为一个剧社博物馆,不要说西北乃至全国也是少有的。笔者此前来过几次了,深深为这里展示的“中华第一戏曲剧社”蕴积厚重的戏曲文化顶礼膜拜,每每到此都有新的收获。笔者素来家乡情结浓厚,每当在这座殿堂的历史遗迹里遇见家乡人身影和贡献,那是喜不自胜,如获至宝。前几次来此作其他专题考察时,在众多的资料中看到,自渭南蒲城李桐轩等人策划发起于1912年西安易俗社成立起,到今共18任社长,渭南籍的就有四任,有的还曾几次出任,当然这里也有东府渭南人士曾在艺术领域为该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建树。这次来此又注意到馆藏资料介绍易俗社历史曾发生的有关事件时,提到一个叫“耿古澄”的人,虽然只是孤名独具,别无其他介绍,却触动笔者敏感神经,这个人和澄城故乡有无瓜葛?

说来也巧,就在这个国庆节日期间,笔者在西安曲江和澄中老同学耿改君、耿天安之弟耿天成邂逅。耿天成是澄城中学教职工的优秀子弟,恢复高考第一年就考入原哈军工的船舶工程学院,毕业后先为一家大型央企的技术骨干和管理中坚,后来独下深圳创业,成为搏击市场弄潮儿。近六十年不曾谋面了,“他乡遇故知”,整整半天似有说不完的家乡话,道不尽的澄中校园情。无意间天成讲出了其祖父耿古澄在世时曾有西安易俗社任职经历。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连日来笔者心里泛起的疑团密码,顿时破译,易俗社耿古澄就是澄城一个老前辈了。

耿古澄,也作耿古丞,字耿光,澄城自古村人,前清附生,后毕业于农业学校。辛亥革命同盟会会员,曾任国民革命军44团团长,暂编第6师少将参谋长;任过渭北故市县县长,陕西朝邑大庆关厘金局局长。1916年1月弃军离政进入西安易俗社,先被公选为易俗社第二届社监,总管该社事务,后来任易俗社副社长多年。笔者在和耿天成会面之后,随即两次返易俗愽物馆翻阅了相关资料,让人惊叹和敬仰的是这位澄城老前辈在易俗社还真有动人心弦的故事。易俗社是中国近现代文化领域的一面旗帜,也是诞生于辛亥革命时期的“革命剧社”。在抗战期间被誉为“唯一南征北战,用戏曲抗日的专业剧团”。唯其有此美誉,主要是在中国抗战史上两次重要的时间节点“9.18”和“七. 七”前后,易俗社有两次大规模地赴华北和进京巡演,两次壮行书写了戏曲界抗战华章,而这两次壮行的主帅就是耿古澄先生。这两次壮行记录了耿古澄等老前辈忠诚于国家和民族的信念和情怀;彰显了先生的胆略和气魄!耿古澄老先生为易俗社争得的荣誉和贡献被称为“血色的记忆”永远记入史册。

耿古澄在易俗社的第一次抗战壮行,是1932年带队“万里巡演”。1931年9·18事变后,黑云压城,大敌压境,情势危急,抗敌紧迫。冯玉祥、马鸿逵率领西北部队移防华北地区抗敌,因官兵多系西北子弟,思乡心切。1932年高桂滋、张自忠、马鸿逵等将领向易俗社发了演出邀请,陕西易俗社立即召开“议会”集体讨论,国难当头,大家认为作好爱国主义宣传教育,激发兵士和人民群众的抗战勇气、保家卫国是剧社应尽的责任。遂决定抽调精兵强将90多人,选派有担当有血气的副社长耿古澄领队巡演。

1932年5月20日耿古澄率队由西安乘汽车先到郑州再改乘火车到达信阳,在信阳立即进军营、入剧场,演出了爱国剧《颐和园》、《出五关》等多出剧目,在此演出长达两个半月。1932年9月18日巡演到达郑州,正值各界举行9.18事变一周年大会,演出队当场演出《打倒日本化》和《焚嫁衣》,宣传日敌,并在街道上演出活报剧,激发国民的抗日意志。在郑州演出十四天后,又继续向北,“在邯郸前后两次演出二十天,在武安县演出八天,在磁县演出十天,在顺德演出七天,在井陉演出六天,在阳泉两次演出六天,在平定演出一天,在昔阳演出一天,在和顺演出六天。从春到冬,一外出七月矣,是本社在中小城市,南抵大别山、西越太行山,历经河南、河北、山西三省十一县镇,经历最广、历时最长的一次演出。”这是录自易俗社1932年的总结报告。

当年12月7日到达北京,首场演出在哈尔飞大剧院,以后叫西单剧场,演出“大博识戏者的赞美”,观众拥挤。梅兰芳、尚小云、齐如山等京剧名流对花旦演员王天民“异常赏识”。国剧学会理事齐如山在该会举行招待会,并代表因在上海演戏未能见面的梅兰芳看望王天民,并赠多张剧照表示欢迎。尚小云为王天民化妆,并把自己订制的新戏装借他演出,以增色彩。北京各大报章连篇累牍的介绍古老的秦腔和易俗社。1933年1月,天津《大公报》元月3日载专题报道:“真正秦腔陕西易俗学社,此次来平共演二十一日,深受社会人土欢迎,轰动九城,每场满座。除私人欢宴不计外,如国剧学会、法政学院、戏曲学校、陕西同乡会、故宫博物院等,或则设宴招待、或则欢迎参观。成绩优良,印象大嘉。固该社之剧本,足为社会教育之助。该社演员各有特别之处。而秦腔自固有历史与价值,实亦重要原因也”。

在北京演出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故事,据1962年8月13日《陕西日报》刊载,京剧名家尚小云回忆易俗社在京演出说:“记得那天在东安市场吉祥戏院演出《颐和园》,开演前第三号包厢出现了一位妇女,全场立刻为之轰动,原来是赛金花本人也来看戏了(《颐和园》又名《赛金花》剧中主人公的原型),在八国联军骚扰北京时,赛金花利用她与联军将领瓦德西的关系,对于保护人民的安全,有过很大贡献。可她看到舞台上表现她的事迹的时候,已经将近六十岁了。生活贫困,落得无人照管的困境,当时有人在看戏中问赛金花,戏里演的是不是实情?赛笑了笑说,那是内容的事,戏的表演是对我的鼓励和表扬,其实我是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还说,演出结束时,演职人员到门口列队欢送,赛点头答谢。当天天津报纸《以不堪回首话当年》为题报道“真赛金花对假赛金花表演各节,大体认为满意”。此事成为当时北平街谈巷议的热点线日应山东济南驻军之邀易俗社演出队赴鲁演出十多天,受到热烈欢迎。离鲁经徐州为部队演出后,经开封、郑州回陕。

这次耿古澄带队巡回演出,从1932年5月20出发,到1933年1月31日结束。历经五省十三市、县,深入部队、城乡宣传抗日,长达257天,行程万里之多,创造了秦腔,乃至全国戏曲史上的奇迹。所到之处,深受欢迎,其爱国精神鼓舞了民众,也打动了民国政府。1932年8月11日,蒋介石以易俗社“移风易俗,改良社会,提倡教育,促进革命之艺术表演,与其他剧社迥然不同”为理由,委托陈果夫给易俗社一千大洋,让多印剧本,广播全国。

耿古澄先生在易俗社的第二次抗战壮行,是“七. 七”事变前夕,再次掛帅带队“北平慰军演出”。1937年6月,日本冲破山海关,野心勃勃向京津逼近,妄图吞并华北。驻丰台侵华日军几乎每天进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当时驻防平津一带的中国军队是爱国将领宋哲元指挥下的29军,这是由原西北军改编的,广大官兵的抗日情绪十分高昂。为鼓舞士气,稳定民心,时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河北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将领委托孙隆吉、刘定五发函并派人邀请易俗社进京演出。易俗社慨然应邀,为保证演出将甲、乙两班合并,组成庞大整齐的阵容,副社长耿古澄先生欣然领命再次担任领队,著名艺术家、易俗社评议封至模先生作副领队,于6月6日到达北京。演出队先后在怀仁堂、哈飞大剧院、长安大剧院、西苑、南苑演出20多本,剧目有《山河破碎》《还我河山》《淝水之战》《韩世忠》等描写民族英雄抗敌救国的新编历史剧。易俗此次在北平的演出,可谓轰动走红。尤其是《山河破碎》《还我河山》两剧,以其剧情动人、服装崭新、阵容宏大,令北平军民耳目为之一新。6月17日《全民报》评介易俗社在怀仁堂演出的《韩世忠》报道说:“观众极多,足无隙地,无票遭拒门外者大有人在。观众欢迎之情绪,诚为仅见。”报道指出:“当此国难严重之日,实与宋朝无二致。宋时君昏臣懦,畏敌如虎,因循苟且,只图贪生,抗敌之士,不能见容,奸佞当权,卖国误国,卒至沦于民族,在民族史上留一污痕。”该报认为《韩世忠》“写历史伤痛,促民族之觉悟,振聋发聩,立懦警顽,实对现时之,下一针砭。方今举国民众,抗敌殷切,故亦极欢迎此抗敌救国主义之民族佳剧也。”还有家报纸在评论中指出,“易俗社之戏剧内容,涵义深远,极合时代之要求,有相当之价值。”

7月7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那天,易俗社在北京演出,并与京剧界名流交流。当天《京报》发表了封至模代表易俗社演出队的文章,介绍两出爱国剧《山河破碎》《还我山河》时疾呼:“观此而不扼腕而叹、奋臂而起是无人心也!再回观现在的中国,现在的中华民族,现在国人的民族意识,是否与南北宋相若?!我们只有大声呐喊着,‘山河破碎了!’还我山河’吧”!当晚日军向卢沟桥发起进攻,震惊中外的“七. 七事变”爆发。易俗社在战火中坚持演出,“七. 七事变”第二天,易俗社在北平与中华戏曲学校 师生见面,全体师生在新新戏院观看他们公演的《山河破碎》。其实易俗社在北平演出的20多天后,局势日见紧张,不少人规劝耿古澄和封至模先生尽快率队归陕,但他们仍然镇定自若,继续组织大家认真演好每场戏。事变发生后日军封锁了北平周边的火车站,宋哲元将军派汽车护送演出队到远郊车站乘火车返陕。当演出队乘坐返回西安的火车途经卢沟桥时,有人不经意间探头向车窗外瞄了一眼,吃惊地发现荷枪实弹的日军,正伏于桥桩两侧,如饿狼一般。有人评说,在国难当头的特殊时期,耿古澄先生代表易俗社带队以秦腔戏剧的特殊形式,到特殊的地方,宣传抗日的特殊意义,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永载易俗社及陕西戏曲文化人东征的光辉史册中。

耿古澄先生带易俗社北平慰军演出期间和大艺术家封至模一起,还作出一个特殊的贡献,就是易俗社第一次走出去和京剧艺术进行了规模大且广泛的交流。尽管战事吃紧,演出繁忙,他们抓紧一切时间拜访在北平的京剧名流,请齐如山、尚小云、荀慧生、李万春、马连良等人给易俗社师生讲授戏曲知识,指导身段表演、化妆等,同时还组织师生到各戏院观摩学习。带领易俗社师到富连成社、中华戏校参观学习,互相交流经验,使师生们大开眼界,丰富了知识,提高了艺术水平。特别是易俗社和富连成社、中华戏校全体师生的合影照片,为中国戏剧史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资料。近年来戏曲专家特别看重易俗社和富连成京剧科班的这次也是唯一一次的交流。京剧富连成科班是京剧教育史上公认的办学时间最长、造就人才最多、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所科班。研究戏曲艺术的权威专家,认为两个资深厚重戏曲学社的交流是戏曲界曾经发生的一个大事,应该作深度研究,重视研究其“对20世纪30年代中国传统戏曲人社会意识到和平艺术理念发生转变的重要引领和推动作用。因为这种推动是深远的、本质的、超前的!”-

翻阅易俗社和有关戏曲文化人的研究资料,都称耿古澄先生为戏曲活动家。耿古澄先生1946至1948年任澄城议会议长,也曾是西安澄城会馆三个发起人之一,耿古澄先生暮年回乡退养了。耿老先生是让人钦佩崇敬的老前辈!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