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关战役——残破清军用尊严一战把八国联军拉到谈判桌前

OB电竞·(中国)app下载/ios/安卓/手机版(OB SPORTS)

  1900年的庚子年,无疑是上下五千年中华史中最耻辱的一年,先有义和拳动乱在前,而后八国联军在没有知会清政府的情况下就派兵前往北京,忍无可忍的慈禧在端王等人的煽动下对列国宣战。刀枪不入的“大师兄”们在洋枪洋炮面前现出了原形,再加上多省督抚私下和洋人签订了所谓的“东南互保”,拒绝派兵增援,使得八国联军一路畅通无阻、直逼北京。

  慈禧仓惶外逃的同时,急调李鸿章向洋人议和,为了平息八国联军的怒火,慈禧按照洋人的要求将包括端王载漪、辅国公载澜、庄亲王载勋在内的大小142名官员处决或革职,可即使这样,八国联军仍没收手的意思,新上任的八国联军总司令瓦德西更是扬言要“打到陕西”、“活捉慈禧”,他不但在北京周边烧杀掳掠,还杀了裕禄死后刚出任直隶总督的廷雍,这也是八国联军杀害的最高级别的朝廷大员。

  瓦德西为何如此强硬?一方面是侵略者的一种本性;另一方面,还没有任何作战经历的他想在列国面前表现一下自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在他上任前给了他“绝不宽恕、不留活口”的指示。(记录于《瓦德西拳乱笔记》)

  威廉二世为何这么仇视满清呢?因为德国公使克林德是使馆区被围期间唯一被杀的西方公使。当时慈禧下令包围使馆区,不准人员出入。对于这些作威作福惯了的洋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脾气暴躁的克林德嘲笑其他公使“懦弱”之后,携带手枪大摇大摆就出去了。行为很拉风,但是他再也没回来,他被负责守卫的神机营满人章京恩海给毙了。

  前面日本书记员杉山彬被杀,最终不了了之,一方面是杉山彬是被刺杀,谁也不承认;另一方面日本在列强中的话语权并不大。可现在死的是一个德国人,还是正牌公使,以德国当时的实力,他能善罢甘休吗?这就是当时德国痛恨满清的来龙去脉

  在北京周边肆虐一阵后,瓦德西开始实施对陕西的进攻。身在陕西的慈禧发出命令,要求京津地区在军事上不再以“守土”为第一要义,而是以保护逃亡的小朝廷为重点,全部撤到山西和陕西之间布置防线月,有德国大部队为后援,无所顾忌的法国先遣军开向了直隶和山西交界处的娘子关防线。他们虽然知道京津地区的散兵游勇都在向此地集结,可见惯了清军的脆弱抵抗,法国人根本没把这些放在心上。清兵固然可以忽略,但是,法国人却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娘子关的守将刘光才

  1857年,机缘巧合,18岁的刘光才参加了曾国藩湘军中最早的一支部队——新宁江忠义部,40年过去了,已经60多岁的刘光才成为湘军将领中硕果仅存的几位之一,在湘军被分化后,他就一直驻守山西,他当时的职位是山西大同总兵。

  他统率湘军“劲”字营、江宁忠毅军、山西晋威军、湖北武功营、从甘肃赶来增援的和营,以及从北京撤退至此的健锐营、神机营残部,在东天门至娘子关一带依靠山势,组建了近百里的防线,并修筑了炮台、关卡、掩体、地洞,还在一些关键位置还埋下了地雷。刘光才深知娘子关是通往陕西的最重要据点,一旦失守,八国联军就会一马平川、直逼陕西,所以,他早就下定决心与防线共存亡

  瓦德西本以为法国军队就可以轻松拿下娘子关,可溃退回来的法国士兵却不停喊着“太可怕,太可怕了”。于是瓦西德派出德军主力发动进攻,结果还是无功而返。

  从1900年11月到1901年4月,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八国联军不但出动了上万人的军队、动用了所有重力火炮,甚至还使用了过去只有清军才用的“人海战”和“车轮战”,但是依然没能突破娘子关防线,也第一次出现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于清军的伤亡,法军阵亡400多人,而德国主力阵亡的数字竟然超过了1300人。要知道,1885年名噪一时的“镇南关大捷”歼敌数量也无非只有不到300人。八国联军能从海上一路打到北京,却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山头,还付出了这么大代价,这是1840年以来从未出现的事情,瓦德西很难相信这就是西方人眼中既堕落、又不堪一击的清军,可在伤亡面前,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清军能打出这么精彩的战役,刘光才功不可没,他不但自己身先士卒,始终坚持在前线,还用“民族存亡”来激励每一个士兵,让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已经输不起的背水一战。此时此地,比刘光才官衔高的也有人在,但是刘光才的人品和才能征服了所有人;这时,没有了满、汉之分,没有了兵种之分,没有了官衔之分,没有了利益之分,他们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炎黄子孙,而他们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寸土不让,凭着这种团结和坚毅,他们将不可一世的八国联军死死按在娘子关前,不但打碎了“洋人不可战胜”的神话,也击破了“逢洋必输”这个蔓延了60年之久的魔咒

  瓦德西至此才明白,清朝士兵不缺勇气、不畏生死,他们缺的只是能把他们有效组织起来的人,而妨碍这一切的主要原因就是腐败的满清政府,一旦满清政府覆灭,那西方列强要面对的将是无数个像刘光才这样的抵抗,到那时,还能赢吗?瓦德西不知道,但他领悟到另一点,那就是保留这个清政府将符合他们的最大利益。所以,他见好就收,下令联军撤退的同时,也将此事告禀了威廉二世。

  威廉二世收到报告后十分震惊,他一直就是“黄祸论”的鼓吹者,他认为满清的最大特点就是“体弱”和“数量多”,1896年英文报纸《字林西报》将清国人比喻为“东亚病夫”后,威廉二世的这个念头更加根深蒂固,他根本不相信这样的民族在支离破碎的情况下还能打败当时陆军最强的德国军。为了验证“谁在说谎”,他派出十几名各领域的专家赶赴中国,对普通民众进行检测,得到的结果是他们的身体素质很好,并不是传闻中的“病夫”,而且还专门指出一点“他们勤苦耐劳的精神,更在欧洲人之上”。一连串事实让威廉重新认识了清国人,他断不会让德国军队深陷在这样一个地方,于是,他摒弃了公使被杀后的愤怒,让瓦德西将德国军队撤出中国。

  看到最主张“打”的德国都撤离,各怀鬼胎的其他列强也纷纷撤回在中国的军队,停滞不前的“议和”一下子成为了重点。然而,列强却以“退兵”为借口,将赔款金额定在了破纪录的4.5亿两白银,而且要在39年之内还完,连本带息共计9.82亿两,已经被八国联军吓得魂飞魄散的慈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同意了洋人的要求,《辛丑条约》就此诞生

  刘光才的名字在历史上并不起眼,和同期的将领相比,他没有聂士成的威望、也没有董福祥的荣耀、更没有刘坤一的显赫,甚至很多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但他凭着一个军人的执着,在历史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是他一手策划了“娘子关大捷”,也是他将西方拉到了谈判桌前,更是他捍卫了满清将领的那份尊严

  回眸满清,哪怕在最困难的时期,泱泱中华也都不乏聂士成、刘光才这样的热血男儿,他们对国家的忠诚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精忠报国”才被代代传承,也正是这些人,在鞭策着后人砥砺前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